当前位置:首页 >  文摘大全

求职记

发布时间:2019-10-13

秋天,是萧条肃穆的季节,游子思乡,北雁南归。郁达夫、史铁生等着名作家对秋天都有一种特殊的情怀,从《故都的秋》、《秋天的怀念》中可见一斑,两位大文豪用细腻感人的笔触追思了对故乡、对情亲难以名状的感怀之情和伤世之感,就连曹操也曾高吟“秋风萧瑟,洪波涌起”。可见,秋天确实是睹物思人感怀伤世之季。

2014年秋是我大学毕业的第二个秋天,像很多没家势,没背景的学生一样匆忙离开了昔日的校园正式加入求职大军。频繁逛各大招聘网站,到处投简历,参加招聘会,几乎都是成兴而去,铩羽而归,简历大多泥牛入海,杳无音信。

公务员考试屡试屡败,情绪跌落到谷底,准备许久的招教考试又以0.4分只差名落孙山,整个人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所幸的是结束了与女朋友长达四年之久的爱情马拉松——步入婚姻的殿堂,算是圆满完成人生的一个大目标,也了却了父母一桩心愿。无奈时,常戏谑“大丈夫先成家后立业”聊以慰藉。

妻子怀孕的消息让我忧喜交加,即将为人父,喜悦之情无以言表,但工作的窘境为喜悦的心情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阴影。好在天无白金会绝人之路,历经艰辛万苦,终于有一所私立学校伸出橄榄枝,聘请我去任教,顾不得矜持,我毫不犹豫一口应承下来,连薪资待遇还没来得及商谈。现实的棱角早已撕裂了往日的憧憬与梦想,我没有选择的余地,紧紧抓住这一颗救命稻草。

工作终于尘埃落定,数日的劳碌奔波先告一段落,焦躁不安的心暂时平静了些许。拾掇好一些简单的随身行李物品就匆匆“走马上任”。

我所在的学校是一所寄宿试民办学校,从幼儿园到初中一个不拉,面面俱到,涵盖范围不可谓不广。学校设施齐全,宽敞明亮,校内亭台楼阁错落有致,遥相呼应,小桥流水蜿蜒曲折,走廊甬道曲径通幽。虽已是秋天,花草树木蓊白金会郁葱葱,秋菊、海棠争先斗艳竞相开放,无疑为孤寂的学习增添了一抹亮色。

这倒是彻底颠覆了我对传统学校的印象。斑驳的墙壁,逼仄狭小的空间,陈旧不堪的桌椅白金会,随处可见的校园标语几乎构成了我对母校所有的记忆。二者相比确实有天壤之别,不过价格不菲的费用令人咂舌。“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这句名言起码在这里早已深入人心,根深蒂固。

人逢喜事精神爽,心情也愈加舒畅,一扫往日的阴霾。像童话故事里,王子和公主从中华娱乐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我期待是这样,然而现实又狠狠给我上了一堂课。

承蒙学校厚爱,我担任七年级语文、政治任课老师兼班主任。我是文科出身,中学阶段语文、政治更是拿手好戏,教课自然小菜一碟儿。寥寥数语简单的自我介绍,开始步入筹备阶段,选举班干部、建立班集体、班规、班约、备课、上课、等各项班中华娱乐级活动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

一切似乎都在掌握之中。然而真正的麻烦不是教学而是如何管理好学生,这里的孩子多半是留守儿童或是父母工作忙无暇顾及和一些青春期心理叛逆严重让父母棘手的“问题”儿童,大多人或多或少的缺少一些家庭温情。

寄宿式学校与普通学校的管理模式迥然不同,除了教学任务,学生的衣食住行、安全保障、思想动态等也是学校工作的重中之重,不敢有丝毫纰漏和马虎。没有周六周日,十天或半个月休息一次,这对于这些乳臭未干孩子来说无疑一种残忍的苛刻,要知道当年在备战高考之际,学校才采用这种密集式的教学管理。

每当看到在老师板着一副恶狠狠的面孔下喊着整齐的口号、迈着统一的步伐、僵硬的举着小手、表情呆滞的孩子们,每当看到那些哭天抢地要找找妈妈的孩子们,每当批改到孩子们“骇人听闻”的作文,“我想回家,我想离开这座监狱”时,我噤若寒蝉,后脊梁骨一阵发凉,不禁深思,这样的教育到底有何价值,有无必要。

也许学校自恃责任重大,要达到其所谓的雄心壮志,也许“虎妈妈”、“狼爸爸”们望女成凤望子成龙的愿望太大太迫切,也许整日劳碌为稻粱谋,自顾不暇,总之能学到他们所谓的知识。

符合他们预定的成功标尺,就算钱没有白花,至于采用何种方式,孩子快乐与否,心理健康与否和他们全无半点干系。本该绽放的鲜花却已早早枯萎,夕阳下娇艳欲滴的秋菊、海棠不啻是一个极大的讽刺。那一刻我觉得校园虽装扮的优美宜人,却一点儿都比不欧博平台上我的母校。

教学步入正轨,每天起早贪黑,“既当爹,又当妈”忙的焦头烂额,不过最让人揪心的还在后面。在贯彻学校的“高压”政策和“镇压”学生青春叛逆之间我被撕裂的支离破碎,然后被抛入无底深渊,心里隐隐作痛。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学生频频挑战我的底线,多次隐忍克制,最终几个顽劣的学生无故集体“失踪”成为压死骆驼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我彻底失去了理智,像一头愤怒的狮子,大声咆哮,把对学校的不满,对学生的不满,对现实的不满,狂风暴雪般一股脑全倾倒在几个逃课的学生身上。

随后归于平静,我痛恨自己懦弱胆怯,既不敢直面学校弊端,又没有辞职的勇气,安于现状膺服于学校的权威,还“助纣为虐”把矛头指向弱势的学生,我扮演了一个极不光彩的角色。

学校把我调离工作岗位已是宽大处理。满腔热情被浇了各透心凉,自信心、自尊严重受挫,身心疲惫,带着心灵的伤痕独自舔舐伤口。事已至此,多说无益,经过深思熟虑,向学校递交了辞呈,离开了在困境中曾经给我希望,旋即又破灭的地方。

后来一次机缘巧合,我来到市中医院“法制科”担任宣传编辑,远离了往日的喧嚣与漩涡,皓首穷经整日爬格子与文字打交道,虽清贫,倒也恬静安适。

秋阳日暖,芳草连天,湛蓝的天空,白云依稀可见,秋冬转换之季,天气变幻无常,持续数日的好天气不多见,再过些时日,儿子就要出生了,希望儿子幸福快乐健康成长,将来长大之后不要像他父亲那样窘迫。

九乐棋牌